学术研究

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将帅人数考证

时间:2016年09月08日 信息来源:庆阳市博物馆 点击:次(作者:张驰 编辑:admin)


一、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和将帅人数的相关资料记载

 

山城堡战役是红军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在同一个战场联合进行的一次战役,因而也是参战领导、将帅最多的一次战役,对于参加山城堡战役领导和将帅人数,网站和有关资料是这样介绍的:

中共庆阳市委网站2011年12月8日发布的作者陶雷《浅谈山城堡战役的历史意义》一文:

“山城堡战役是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第一个战役,也是红军长征和结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后一个战役,它是由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亲自部署,彭德怀亲临前线指挥,8位中央领导,5位元帅,5位大将,15位上将[ 8位中央领导:毛泽东、周恩来、张国焘、任弼时、左权、李富春、邓小平、杨尚昆。5位元帅:朱德、彭德怀、刘伯承、贺龙、聂荣臻、5位大将:徐海东、黄克诚、肖劲光、陈赓,罗瑞卿。15位上将:王震、邓华、刘亚楼、李天佑、李志民、杨勇、杨志成、杨得志、肖华、肖克、宋任穷、宋时轮、闫红彦、韩先楚、赖传珠。[还有一种说法上将为18位]一同参战的一次重大战役”。

百度百科“山城堡战役”词条中•一组数据,这样介绍:

“开国十大元帅中,资料显示有五位与山城堡战役结缘,他们是朱德、彭德怀、贺龙、聂荣臻、刘伯承。彭德怀时任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刘伯承任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聂荣臻时任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政治委员。其他两位元帅虽没有直接参与指挥,但参加了战役的讨论、谋划、组织和间接指挥,比如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调动就离不开贺龙与朱德;再比如,在庆祝胜利的大会上,朱德和贺龙都讲了话,并与其他领导人联名向中央和毛泽东发了报喜贺电。

  开国十位大将,现有资料表明有四位参加过山城堡战役,他们是徐海东、陈赓、黄克诚、肖劲光。前三位当时都是一线指挥员,肖劲光时任陕甘省委军事部部长兼红二十九军军长,也对此次战役做了大量工作。

开国五十七位上将,大约有三十位直接和间接参加了山城堡战役。杨得志、肖克、肖华、李天佑、杨勇、宋时轮、宋任穷、王震、韩先楚、邓华、陈再道、陈锡联、王宏坤等回忆录中都提到山城堡战役。

粗略统计,开国中将177位,三分之一参与了山城堡战役。张震、王近山是其代表。开国少将136位(注:应为1360位),约200以上的人参加了山城堡战役,如魏红亮、邓克明等,另外还有1964年晋升少将的王茂全等。”

《甘肃日报》2011年4月20日第三版发表作者王谦的《山城堡战役的胜利及其历史功勋》一文:

“山城堡战役是由一、二、四三大主力红军团结战斗取得的。参与这次战役的有毛泽东、周恩来、张国焘、任弼时、左权、李富春、邓小平、杨尚昆八位中央领导,朱德、彭德怀、刘伯承、贺龙、聂荣臻五位元帅,徐海东、黄克诚、肖劲光、陈赓、罗瑞卿五位大将及王震、邓华、刘亚楼等十多位上将。”

《庆阳党史研究》2011年第4期发表作者马彦武的《将星辉耀山城堡》一文:

“资料显示,开国十大元帅中有五位与山城堡战役结缘,他们是朱德、彭德怀、贺龙、聂荣臻、刘伯承。……据现有资料查证,开国十位大将中有四位参加过山城堡战役,他们是徐海东、陈赓、黄克诚、肖劲光。……据初步粗略统计, 57位开国上将中有近30位直接和间接参加了山城堡战役。杨得志、肖华、肖克、李天佑、杨勇、杨至诚、宋时轮、宋任穷、王震、王宏坤、邓华、韩先楚、陈再道、陈锡联等。……据粗略统计,在177位开国中将中约有三分之一的人、在1360位开国少将中约有200位以上的人参加了山城堡战役。”

《庆阳党史研究》2012年第1期发表作者李元考、刘永杰、贾杰的《山城堡战役历史意义的探讨》一文:

“参与这次战役的有曾经先后担任中央领导职务的毛泽东、周恩来、张国焘、任弼时、左权、李富春、邓小平、杨尚昆等八位,有建国后授予元帅军衔的朱德、彭德怀、刘伯承、贺龙、聂荣臻等五位,授予大将军衔的徐海东、黄克诚、肖劲光、陈赓、罗瑞卿等五位及王震、邓华、刘亚楼等四十多位上将。”

陇东学院经济管理学院网站2010年11月3日发布的《“红色热土——庆阳老区革命历史文物展览”陈列大纲》一文:山城堡战役参战将帅(上将以上)

7名元帅(开国元帅共10名):

朱德(时任红军总司令)

彭德怀(时任红军前敌指挥部总指挥)

刘伯承(时任红军前敌指挥部参谋长)

贺龙(时任红二方面军总指挥)

聂荣臻(时任红一军团政委)

罗荣桓(时任红一军团政治部副主任)

叶剑英(时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参谋长)

 

7名大将(开国大将共10名):

徐海东(时任红十五军团军团长)

黄克诚(时任红一军团第四师政委)

陈赓(时任红一军团第一师师长)

谭政(时任红军后方政治部组织部部长)

肖劲光(时任中共陕甘宁省委军事部部长兼红二十九军军长)

张云逸(时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参谋长兼作战局长)

罗瑞卿(时任中央军委政治保卫局局长、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教育长)

 

45名上将(开国上将共57名):

王震(时任红六军团政委)

王宏坤(时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政委)

王建安(原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政委,当时负责指挥第四军十二师、独立师作战,任职不详。)

王新亭(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政治部主任)

王平(时任红一军团第四师政治部副主任)

韦国清(时任红军中央教导师特务团团长)

邓华(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政治部主任)

甘泗淇(时任红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

刘震(时任红十五军团第七十五师二二三团政委)

许世友(时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员)

李达(时任红二方面军参谋长)

李涛(中央军委作战部长兼一局局长)

李天佑(时任红一军团第四师师长)

李志民(时任红八十一师政治部主任)

李克农(时任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

杨勇(时任红一军团第一师政委)

杨至成(时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总兵站部部长)

杨得志(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师长)

肖华(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政委)

肖克(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军长)

宋任穷(红二十八军政委)

宋时轮(红二十八军军长)

张宗逊(时任红四方面军红军大学参谋长兼高级指挥科科长)

张爱萍(红军西方野战军直属骑兵一团团长)

陈士榘(时任红一军团第四师参谋长)

陈再道(时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军长)

陈伯钧(时任红六军团军团长)

陈奇涵(时任红十五军团副参谋长)

陈锡联(时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一师政委)

周桓(时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秘书长兼敌工部部长)

周士第(时任红十五军团参谋长)

周纯全(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政委)

赵尔陆(时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供给部部长)

洪学智(时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

钟期光(时任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第十六师政治部主任)

贺炳炎(时任红二军团第六师师长)

唐亮(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政治部主任)

彭绍辉(时任红六军团参谋长)

韩先楚(时任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师长)

傅钟(时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副主任)

赖传珠(时任陕甘宁省军事部副部长)

黄永胜(时任红一军团第四师副师长)

谢富治(时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

刘亚楼(时任红军大学训练部部长)

杨成武(时任红一军团第一师副师长)

华池县南梁乡荔园堡的南梁革命纪念馆里,在“山城堡战役部分参战领导及将帅”版块中,列举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刘伯承、贺龙、邓小平、左权、聂荣臻、杨尚昆、徐海东、李富春、黄克诚、王宏坤、陈赓、肖劲光、罗瑞卿、王震、邓华、刘亚楼、肖克、李天佑、李志民、宋任穷、宋时轮、杨勇、杨志诚、杨得志、阎宏彦、肖华、韩先楚、赖传珠等33名领导与将帅姓名和照片(照片一)。

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将帅人数考证

照片一


环县河连湾山城堡战役纪念馆里,在“山城堡战役参战领导、将帅”版块中,列举出领导8人:毛泽东、周恩来、张国焘、任弼时、左权、邓小平、杨尚昆、李富春;元帅5人:朱德、彭德怀、刘伯承、贺龙、聂荣臻;大将5人:徐海东、黄克诚、陈赓、肖劲光、罗瑞卿。上将18人:王震、邓华、刘亚楼、肖克、李天佑、李志民、宋时轮、宋任穷、杨勇、杨志诚、杨成武、杨得志、闫红彦、肖华、韩先楚、赖传珠、陈锡联、陈再道等共36名领导与将帅照片和姓名(照片二)。

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将帅人数考证


照片二 


庆阳市博物馆“红色热土——庆阳老区革命历史文物展”展厅里,在“参加山城堡战役的将帅”版块中,列举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刘伯承、贺龙、邓小平、左权、聂荣臻、杨尚昆、徐海东、黄克诚、陈赓、肖劲光、罗瑞卿、王震、邓华、赖传珠、李天佑、刘亚楼、肖克、韩先楚、李志民等24名领导与将帅姓名和照片(照片三)。

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将帅人数考证


照片三


纵观这些资料和内容,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袖和将帅人数到底是多少位?使人大惑不解,带着这个问题,笔者就以现有的资料对其考证,不确之处,请供同仁们予以斧正。

二、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人数

 

要搞清楚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将帅人数,必须先要搞清楚指挥次此战役和参战部队及其部队的编制。

根据现有的资料证明,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中央军委在国内复杂多变的环境下,做出的英明正确的决策,是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在彭德怀任司令员的前敌指挥部统一指挥下,一、二、四方面军团结协作、密切配合、共同战斗所取得的。

(一)军事机构

1935年10月,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主力抵达陕北吴起镇,结束了二万五千里长征。11月3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任命毛泽东、彭德怀、周恩来、王稼祥、林彪、徐海东、程子华、郭洪涛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毛泽东为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叶剑英为参谋长,政治部主任为王稼祥(后杨尚昆)。

为了适应新的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团结对敌,进一步加强红军的统一指挥,在三个方面军会师之前,1936年9月21日,中央决定由毛泽东、彭德怀、王稼祥、朱德、张国焘、陈昌浩组成中革军委主席团(周恩来准备与蒋介石谈判,暂不参加)指挥各路红军,1936年10月,红军第一、二、四三个方面军在甘肃会宁、静宁地区胜利会师。在此期间,又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张国焘、彭德怀、任弼时、贺龙七人联名行使中革军委主席团的职能,指挥三个方面军(包括西路军)和其他红军部队。

在一、二、四方面军会师后,红军总部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于1936年10月成立了前敌总指挥部,彭德怀任前敌总指挥兼政治委员(后改由任弼时任政治委员),刘伯承为参谋长(后改由左权担任),杨尚昆为总政治部主任。11月15日,中央军委给朱(德)张(国焘)彭(德怀)贺(龙)任(弼时)发电指出:“一切具体布署及作战行动,各兵团首长绝对服从前敌总指挥彭德怀之命令,军委及总部不直接指挥各兵团,以便适合情况不影响时机地战胜敌人。”这时红军总部仍以朱德为总司令,张国焘为总政委。

从上述资料我们不难看出,当时策划山城堡战役的军事机构是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张国焘、彭德怀、任弼时、贺龙七人联名行使中革军委主席团,指挥机构是红军前敌总指挥部。

中革军委主席团有3人:

毛泽东,时任中革军委主席,山城堡战役的主要决策者。

周恩来,时任中革军委副主席,山城堡战役的直接领导者。

张国焘,时任中革军委副主席、红军总政委。

红军前敌总指挥部2人:

任弼时,时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政治委员。

杨尚昆,时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

参加山城堡战役的其他领导3人:

左  权,时任红1军团代理军团长。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高级指挥员,著名军事家。1942年5月,在八字岭战斗中壮烈殉国。

邓小平,时任红一军团政治部副主任。1955年,在实行军衔制时,中共中央决定,已到地方工作的部队干部原则上不参加授予现役军衔,邓小平本人也表示不参加评定军衔。

李富春,华池县南梁乡荔园堡的南梁革命纪念馆和环县河连湾山城堡战役纪念馆里,都列举出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人有李富春。李富春同志是中国共产党创建时期入党的老党员,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忠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李富春虽没有直接参加山城堡战役,但其时任中共陕甘宁省委书记,环县广大人民群众在陕甘宁省委、省政府统一组织下,在支持和积极配合山城堡战役中也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

所以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有8人,即毛泽东、周恩来、张国焘、任弼时、杨尚昆、左权、邓小平、李富春。

(二)参战部队

1936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在给朱德、张国焘、彭德怀、贺龙、任弼时的电报中指出:“我军就于豫旺、洪德城间各个击破该敌,不击破则不能南进,因敌将继续穷追”,“以洪德城中心,豫旺、盐池、环县之三角到区最利于我们作战”。战斗部署是:“(红四方面军)一、四、十五、三十一共4个军,应即在豫旺县城以东,向山城堡靠近,集中全力准备打第一仗,消灭敌之北路纵队。二方面军到环县附近休息,准备打第二位主力。”根据中央部署,红一方面军向环县北部山城堡方向挺进,红四、三十一两军向萌城、甜水堡方向运动。11月17日,红军第四、第三十一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击溃中路第一师第二旅,毙伤其600余人,并击落飞机1架,取得了第一个战斗的胜利。萌城战斗后,胡宗南令其左路第一旅进至大水坑,中路第二旅暂在原地待援,右路第七十八师向萌城至山城堡大道之间的古城堡推进,迂回萌城侧后截击红军。据此,红军前敌总指挥彭德怀遵照毛泽东的指示精神,决心集中红军主力,歼敌右路第七十八师于山城堡地区。18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任弼时、贺龙等联合发出《关于粉碎蒋介石进攻的决战动员令》。

为了山城堡战役的顺利进行,18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连夜赶往河连湾,代表中共中央欢迎和慰问二、四方面军,并协助彭德怀指挥山城堡战役。19日,前敌总指挥部召开会议,周恩来与朱德、张国焘、彭德怀等会面,协调各方面军作战,并对这次战役作了部署:“第一、第十五军团和第四、第三十一军在山城堡之东、南、北地区隐蔽,待机出击;第二十八军在红井子一带钳制敌左路军第一旅;第81师和红二方面军一部到曲子镇,一部到新集子一线集结备战。总指挥部、二军、三十二军在洪德及其附近;六军一部在刘溪[旗]、新集子一线备战,担任策应各方和迟滞东北军的任务。

19日晚,彭德怀下达作战命令: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在山城堡以南之罗山沟至于家湾之间待机;第十五军团一部诱其东进,主力隐蔽于山城堡以东及东北山地待机出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主力于山城堡东南地区待机出击;第三十一军于山城堡以北之田家庄附近地区隐蔽待机;红二十八军在红井子一带牵制国民党军左路第一师第一旅;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和红一方面军第八十一师、特务团、教导营在洪德城、环县以西地区迟滞东北军的第六十七军和骑兵军;以红二方面军主力为预备队,集结于洪德城以北之水头堡地区策应各部作战。

11月 20日,敌进入山城堡,红军遂以第一方面军一军团的二师,在师长刘亚楼的指挥下,协同十五军团断后路;第一师师长陈赓指挥部队由小西沟进攻敌马掌子山阵地;第四师师长李天佑指挥部队沿川大道向山城堡推进;第一方面军十五军团配合第二师;第二十八军在大水坑一带阻击向定边、盐池方向进攻之敌,又以第二方面军的第六军团协同八十一师在郭家大湾一带阻击东北军前进;第二方面军主力位于河连湾及新集子、胡家洞子一线为战役总预备队。21日下午,红军对敌形成包围态势。黄昏时,敌人收缩于曹家阳台一带山地,随即红军第一、四师攻克敌前沿阵地马掌子山、山城堡,继而再克守哨、马营之敌。敌人全线溃败,散入山谷,深夜大部分被红军歼灭。22日12时山城堡战斗结束,红军将敌二三二旅和二三四旅的三个团全部歼灭,缴获了大量武器物资。同时红军亦将向定边、盐池方向进攻之敌击溃。

从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及其它独立部队编制序列表、山城堡战役中国工农红军序列、山城堡战役示意图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理清其中的关系:

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将帅人数考证

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领导、将帅人数考证


从上述编制序列表和资料中我们可以得知,当时参加山城堡战役的部队是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1师、第2师、第4师、骑兵第2团)、第十五军团(第73师、第75师、第78师、骑兵第3团);红二方面军(第二军团、第六军团、第三十二军);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三十一军);还有第二十八军(辖250团、251团、252团)、第二十九军(辖255团、256团、257团)、陕甘宁独立师、中国红军大学第3科(教导师)、第八十一师(辖241团、242团、243团)、朱瑞支队(红一方面军特务团、红一军团教导营)、第三十军(辖262团、263团、264团)。

三、参加山城堡战役的元帅人数

 

1955年9月27日,我军实行了历史上的第一次授衔,这是我军正规化建设的重要标志。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亲自将元帅军衔的命令状一一授予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10名开国元勋(林彪、刘伯承、叶剑英三人缺席)。

朱  德,时任红军总司令。

彭德怀,时任红军前敌指挥部总指挥,山城堡战役的指挥者。

林  彪,1936年6月,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成立,林彪离开了红一军团,任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校长。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刘伯承,时任红军前敌指挥部参谋长。

贺  龙,时任红二方面军总指挥兼任红二军军长。

陈  毅,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由于陈毅在战斗中身负重伤,所以留在江西苏区坚持了三年游击战争,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罗荣桓,1936年6月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学习,并兼任培训高级干部的第一科政治委员。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徐向前,时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西路军总指挥,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聂荣臻,时任红一军团政委。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对山城堡战役有更为详细的记述,是元帅中对山城堡战役回忆和记述最多的一位。

叶剑英,1936年8月底,奉命作为中共中央常驻代表密赴西安,10月至12月初,在西安与张学良多次会谈,双方就迅速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等许多重要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朱德和贺龙两位元帅,虽然没有亲自指挥战役战斗,但都参加了对山城堡战役的讨论、谋划、组织和指挥。比如,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对部队的调动就离不开朱德和贺龙;再比如,在庆祝山城堡战役胜利的大会上,朱德和贺龙都讲了话,并且与其他领导人联名向中央和毛泽东发了捷报。

所以参加山城堡战役的元帅有5人,即朱德、彭德怀、刘伯承、贺龙、聂荣臻。一个北方小镇,在短短的数日之内竟有五位开国元帅曾经在此运筹帷幄、指挥千军,这在党史和军事上都是罕见的。

 

四、参加山城堡战役的大将人数

 

1955年9月27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发布命令,授予粟裕、黄克诚、谭政、肖劲光、王树声、陈赓、罗瑞卿、许光达、徐海东、张云逸10人大将军衔。

粟  裕, 1935年10月5日,任闽浙边临时省军区司令员、省委组织部长。坚持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黄克诚,时任红一军团第四师政委。

谭  政,1936年,谭政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在一科学习,任第三组组长,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肖劲光,时任中共陕甘宁省委军事部部长兼红二十九军军长。

王树声,时任西路军副总指挥(后兼第9军军长)、军政委员会委员,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陈  赓,时任红一军团第一师师长。

罗瑞卿,1936年6月,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成立,任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教育长,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许光达,1931年在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1932年,许光达被党组织辗转送往苏联治疗。伤愈后,许光达先后入国际列宁学院和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故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徐海东,时任红十五军团军团长,他率红十五军团一部与红一军团并肩战斗,夺取了山城堡战役的胜利。

张云逸,1936 年4 月,红一方面军与陕北红军渡河东征后,张云逸担任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副参谋长兼渡河司令员,为东征部队回师陕北,提供了有力的保证。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所以参加山城堡战役的大将有4人,即黄克诚、肖劲光、陈赓、徐海东。

 

五、参加山城堡战役的上将人数

 

    1955年9月27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发布命令,授予萧克、李达、张宗逊、李克农、王震、许世友、彭绍辉、张爱萍、杨成武、宋任穷等55人上将军衔。之后在1956年和1958年,又分别授予王建安、李聚奎上将军衔。

萧  克,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军长。

李  达,时任红二方面军参谋长。

张宗逊,红四方面军红军大学参谋长兼高级指挥科科长。

李克农,时任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负责与东北军和第十七路军的联络以及白区秘密交通工作。1936年3月,同张学良举行关于红军与东北军互不侵犯的洛川会谈。4月,随周恩来与张学良举行延安会谈。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王  震,时任红六军团政委。

许世友,时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员。1936年11月初,入设在保安的红军大学(后改抗日军政大学)二期二科集训。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邓  华,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政治部主任。

彭绍辉,时任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参谋长。

张爱萍,1936年夏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毕业后任抗日军政大学教员。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杨成武,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一期一科学习,12月起任红一师师长,后兼任政治委员。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韩先楚,时任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师长。

李  涛,时任红一方面军政治部统战部部长,1936年11月下旬,他被派往西安杨虎城部作统战工作。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傅秋涛,时任中共湘鄂赣省委书记兼湘鄂赣军区司令员,参加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王  平,1936年6月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学习。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吕正操,1936年任东北武装同志抗日救亡先锋队总队长。1936年10月,张学良调吕正操到西安张公馆服务。12月参加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傅  钟,1936年9月至10月任中共甘肃省工作委员会书记。到达陕北后,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政治部主任。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萧  华,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政委。

甘泗淇,时任红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

宋任穷,时任红二十八军政委。

赖传珠,时任陕甘宁省军事部副部长兼政治部部长。

洪学智,时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1936年11月,入红四方面军红军大学学习。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1988年再次被授予上将军衔。

周士第, 1936年8月至1937年1月任保安红军大学第二科科长(也称第二大队队长)。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郭天民,时任西路军总指挥部作战局局长、红三十军参谋长,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周纯全,时任红三十一军政委。

杨至诚,时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总兵站部部长。

陈再道,时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军长。

陈奇涵,时任红十五军团参谋长。

王宏坤,时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政委。

苏振华,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刘亚楼,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刘  震,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陈锡联,时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一师政委。

韦国清,1936年11月任抗日红军大学步兵学校第四团(中央红军教导师特科团)团长。

陈士榘,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陈伯钧,时任红六军团军团长。1936年11月2日,协助刘伯承主办随营学校,训练干部。“军委电令,随校通归三科指挥,准备参战(山城堡战役)”

钟期光,时任湘鄂赣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兼省苏维埃政府教育部部长,参加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宋时轮,时任红二十八军军长。

朱良才,时任西路军红三十军政治部副主任兼组织部部长,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董其武,时任国民党陆军第六十八师二一八旅少将旅长,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唐  亮,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政治部主任。

叶  飞,1936年先后任闽赣省委委员、闽赣军区司令员、闽东军政委员会主席等职,领导闽东军民坚持了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杨得志,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师长。

王新亭,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政治部主任。

黄永胜,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李天佑,时任红一军团第四师师长。

陈明仁,1935年入陆军大学第13期学习,学期3年。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贺炳炎,时任红二方面军第六师师长。会师后,贺炳炎率部活动于陕甘边一带,参加了山城堡战斗。

阎红彦,时任红三十军军长。

谢富治,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陶峙岳,时任国民党第八师师长,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乌兰夫,1936年2月,参与策动“百灵庙暴动”,为建立党领导的蒙古族抗日武装作出了贡献。10—12月,深入土默特农村和归绥进行抗日宣传。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周  桓,时任红一方面军政治部秘书长兼敌工部部长。

杨  勇,时任红一军团第一师政委。

李志民,时任红八十一师政治部主任。

赵尔陆,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12月学习结束后,赵尔陆被调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供给部部长。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王建安(1956年1月25日授予上将军衔),1936年6月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1938年5月毕业离校。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李聚奎(1958年4月授予上将军将),时任西路军红9军参谋长,未能参加山城堡战役。

所以参加山城堡战役的上将有29人,萧克、李达、张宗逊、王震、邓华、彭绍辉、韩先楚、萧华、甘泗淇、宋任穷、赖传珠、周纯全、杨至诚、陈再道、陈奇涵、王宏坤、陈锡联、韦国清、陈伯钧、宋时轮、唐亮、杨得志、王新亭、李天佑、贺炳炎、阎红彦、周桓、杨勇、李志民。

 

1955年授军衔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共有60余万名干部获得了准尉(为安排十几万副排职干部而暂设的一级军衔)以上军衔。其中元帅10人,大将10人,上将55人(1956年和1958年又各补授1名),中将175人(1956年和1958年又各补授1名),到1965年取消军衔时再无变化。少将807名(首次授衔798名,补授9名),到1965年又分若干次授予和晋升少将553名, 到1965年取消军衔时,少将为1360名。

据统计,到1965年取消军衔制时,全军共授予将官以上军衔1614名。 

由于中将、少将人数较多,中将177位,有三分之一参与了山城堡战役,少将1360位,约200以上的人参加了山城堡战役,鉴于篇幅有限,此处不再赘述。


此文章发表于2013红军长征到庆阳







上一篇:庆阳市博物馆藏汉代铭文铜镜
下一篇:从现存的几件文物谈马锡五审判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