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庆阳市博物馆收藏的两件唐代佛教石刻

时间:2016年09月08日 信息来源:庆阳市博物馆 点击:次(作者:王艺桥 编辑:admin)

李唐一代,中国佛教进入了鼎盛的发展时期,这与唐王室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唐代诸帝中,除了武宗一度废佛外,其他几乎都信佛教。高祖、太宗极其重视对佛教的整顿和利用,并关心佛经的翻译活动。则天武后时,佛教的发展更是迅速,武氏为掌权而谋求佛教的支持,佛教僧侣们更是为武氏登基大造舆论,《大云经》、《宝雨经》的提出,政治目的是显而易见的,纯粹是为武则天当女皇制造依据。此外,她还大力修造佛像,曾捐助脂粉钱二万,修造洛阳龙门大奉先寺的卢舍那佛,工程落成后,又主持了“开光”仪式。由于统治阶级的大力提倡,佛教迅速达到了全面发展和兴盛的时期,全国石窟寺的继续开凿,为各大石窟的时代延续谱写了佛教史上新的一章。

与此发展相适应,用于寺院礼拜供养的石刻造像也在唐代有了进一步的发展。石刻造像可分为单体尊像、造像塔、造像碑、造像龛等形式。造像内容有尊像雕刻、佛说法图群像、佛传故事、本生故事、因缘故事以及依据某一佛经而雕刻的简单经变题材,内容丰富,是研究唐代佛教思想、佛教雕刻艺术的非常珍贵的资料。笔者就庆阳市博物馆所藏两件造像龛作一简单介绍,并就题材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考证。

1、殷荣造像龛

佛龛为长方体形,高57厘米,系红砂岩雕凿而成。龛顶部残,分三层三面。第一层龛楣刻有五佛坐于莲花上(佛上身残),下为一佛二菩萨。佛螺旋纹发髻,面相方圆,细眉,双目微闭,颈有三道,内着僧祗支,披双领下垂通肩大衣,左手手心向上置于左腿上,右手上举施说法印,下着裙,紧裹腿部,结跏趺坐于束腰须弥座上。二菩萨面相方圆,细眉长目,发髻高束,袒上身,戴项圈,双手紧握某物举于胸前,下着裙,身体呈“S”形站立于莲花台上。二菩萨身前各跪一供养人,双手抱拳举于胸前,右侧一人头残。第二层正中雕有二蹲狮,头顶佛龛,两侧各蹲有力士,力士跪在二层圆墩上,用背托住佛龛,样子憨厚卖力。龛左侧雕刻有天王俑,脚踏在卧羊背上,手持武器,面带笑容;右侧天王俑被一力士(只露头部)用双手托住,一手叉腰,一手握拳,样子憨态可掬。第三层为阴刻铭文发愿文,共五十字:永徽七年岁次景辰正月景寅朔十四日已卯佛弟子殷荣为身敬造阿弥陀像一区并七代父母见存眷属法界众生俱登正觉。龛下部为凸形榫头,应插在凹卯座上,座已失。

2、殷达造像龛

佛龛为长方形体,高66厘米,弓形顶,顶檐下有七个小坐佛,下为释迦、多宝二佛并坐,二佛均结跏趺坐(面部残),前有变形莲花,龛两侧各立一天王俑,一个踏在卧牛背上,一个踏在卧羊背上,二人姿态一致,双手抱至于胸前,下正中为二供养人,两侧为二力士跪在莲花宝座上,用脊背顶住佛龛。下为铭文部分,正面、两侧共有铭文九十二字:

正面:盖闻圣道□□超三界而弥尊密教冲涤越人天而最上于是十号具是想好在严济众品三涂拯群生于八难启

左侧:波若之漾路禅三每之法门善余□方微妙难思者矣佛弟子殷

右侧:达今为先世父母见存眷属敬造阿弥陀佛一堪成就供养。龛下部为凸形榫头,插在方形底座上,底座为二层台阶式,正面两侧有蹲狮两只(一只残)。

庆阳市博物馆所藏的两件唐代石刻造像,不论从题材还是在形式上,不仅表现的丰富多样,而且从造像的风格和内容上看,也已逐渐世俗化,已属于地道的中国文化和艺术产物,大大丰富了陇东地区佛教艺术的内容,增添了陇东地区佛教文化的内涵。

此文章发表于2013年《陇右文博



上一篇:庆阳出土的汉代青铜器窖藏
下一篇:庆阳博物馆馆藏西夏画像砖微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