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阳地处甘肃东部,与宁夏、陕西接壤,是陇东黄土高原的一部分。境内主要有马莲河、蒲河、茹河等河流,均属泾河支流。地貌特征独具特色,既有董志、早胜、宫河等宽广平坦的黄土塬,又有富饶肥沃的河谷川地,还有一望无际的梁峁山地,适宜农业或半农半牧部族的生存和发展。这里是我国旧石器时代考古中第一块石器的发现地;新石器时代、早期青铜时代先民与甘肃东部其他先民共同开创了甘肃历史上第一个辉煌时期;这里是周人、周文化崛起的宝地;这一切无可辩驳地表明,庆阳是中华古文化和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绵延不断的悠久历史为我们保存了内涵丰富的物质文化遗产,庆阳大地古文化遗址星罗棋布,现存各类不可移动文物3490处,馆藏文物近3万件。其中史前陶器、商周青铜礼器、汉代度量衡器、唐代彩绘陶塑、宋金耀州窑瓷器、西夏砖雕是我市文物的特色亮点,并在全省占有特殊地位和优势。为了全面展示庆阳悠久灿烂的历史和丰富多彩的文化遗存,特举办庆阳历史文物展览,供观众学习鉴赏。

(点击进入)

考古成果表明,早在一、二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中期,人类在庆阳地区就已经开始繁衍生息。进入新石器时代以后,人类开创了农业文明,大约七千年前,第一批仰韶文化先民在我市肥沃的河谷地带开始定居生活。到了仰韶文化晚期,农业发展,人口增加,形成许多类似西峰南佐遗址的大型聚落。随后的史前先民披荆斩棘,创建了更加繁荣的常山下层文化、齐家文化。庆阳市无疑是我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地区之一。

(点击进入)

辉煌的史前时代为庆阳商周时期的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庆阳出土的商代文物虽然不多,但这一地区与商文化有着紧密的联系。距今3400年左右的商代中期,以寺洼文化为代表的戎族逐渐兴起。随后,长期生活在庆阳一带的周人“务耕种,行地宜…,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与戎族多年不断冲突并最终融合。庆阳周文化的考古成果见证了周人迅速崛起的历史进程

(点击进入)

庆阳北临宁夏、内蒙,秦汉以前始终是代表农业部族的周秦文化与游牧民族戎狄角逐进退的场所。秦灭义渠后,陇东一带尚属边关要塞,秦长城、秦直道两大工程,凸显出庆阳的重要战略地位。两汉时期,频繁的战乱平息下来,统治者鼓励农耕、与民生息的政策,使庆阳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出土的铁剪、铁斧、铁犁铧标志着铁器在农业上的广泛应用,釉陶的发明和铜镜的使用显示了社会各方面的进步。

(点击进入)

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中央王朝在庆阳南北分设宁州和庆州,治所即今日的宁县和庆城。庆阳是长安北通塞外的交通要道,在政治、经济、军事上都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宁县秋树沟、庆城赵子沟先后发现盛唐时期的墓葬,出土了数量众多造型生动、色彩斑斓的彩绘陶塑、唐三彩、凤凰银饰、铜镜等文物不仅反映了唐代经济空前繁荣以及多姿多彩的社会生活,而且折射出奢侈浮华的时代风尚。这些艺术精品展示了大唐帝国开放的胸怀及高超的艺术水平。

(点击进入)

这一时期,地处北宋边陲的庆阳,战事连年不休。这里是北宋抵御党项、女真等民族的前线。著名历史人物范仲淹曾任环庆经略安抚招讨使兼知庆州,“以和好为权宜,以战守为实事”训练兵士,筑业乐城、二将城,安置流亡边民发展生产,使庆州一带的边防和经济有了明显的好转。距业乐城仅10公里的华池李良子出土的窖藏瓷器流光溢彩晶莹如玉,代表了宋金时期经济、文化发展的水平。镇原庙渠王新宋墓、合水固城高台子宋墓、庆城驿马西夏墓出土的砖雕展示了这一时期异彩纷呈的社会生活及艺术风格。

(点击进入)

元明清时期,庆阳进入了一个相对安定的历史阶段,社会经济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蒙古族、满族、汉族的融合也顺应了历史发展的潮流。在宋代制瓷业空前发展的基础上,元瓷又取得了新的进展。明清两代的各类瓷器代表了我国瓷器发展史上的最高水平,我们展出了数量不多的明清瓷器以及其它文物,从中仍可感触到社会前进的脚步。

(点击进入)

琳琅满目的文物珍品,是古代无数默默无闻能工巧匠的艺术杰作,也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文化遗产。透过这些展品,我们体会到庆阳历史的辉煌和文化的厚重。我们希望,通过庆阳历史文物展,在观众鉴赏这些熠熠生辉的文明成果的同时,进一步认识和理解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获得有益的启迪,继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以及开拓进取精神,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