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阳地处陕、甘、宁交界,是农耕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深厚的文化积淀,孕育了独特的庆阳皮影艺术。庆阳皮影是中国影戏中重要的一支,在千百年的发展演变中,汲取了本地民歌、小曲和宗教音乐元素,融合了周边地区民乐、说唱等艺术形式,形成了以悠扬激越的道情为演唱曲调,以精雕细刻的皮影为表演形式,以历史故事、民间传说、乡土风情、宗教民俗等剧目为表演内容,借鉴戏曲的叙述方式与演出方法,成为庆阳人民倾诉感情、丰富文化生活和承担祭神、婚丧、还愿等民俗活动的综合性民间艺术。

(点击进入)

隋唐时期道教、佛教的繁荣使影戏逐渐完备,北宋出现“绘革社”,为影戏的发展提供了大量的范本,创作了丰富的皮影造型。早期素纸雕刻发展为刻皮设色,皮影戏在中国城市中逐渐发展、壮大普及,元明以后,影戏亦盛行不衰。皮影在甘肃分为两路传入,一路是由陕西经宝鸡而入甘肃的天水、陇西、兰州而入河西走廊,沿旧凉、肃二州直到敦煌。另一路是经咸阳、乾县而入甘肃在陇东一带扎根。在清中叶引进陕西同州(今大荔县)的皮影工艺,以及来自于同州的演出班子。其造型工艺、音乐声调和表演形式,都深受陕西东路皮影的影响。这一路主要流传于庆阳南部的宁县、正宁、合水、镇原等县,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淡出人们的视野。 道情源于古代道教音乐,开始为宣扬道教教义和募捐化缘的说唱形式,以后吸收了当地民歌小曲的形式发展而来。“俗曲道情”诞生于唐,兴盛于宋,早在北宋前期便以歌曲和说唱形式在社会上广为流传。环县道情皮影于宋元时代产生,明清至民国初兴盛。经历了自1936年环县解放至文革前的转折期,文革期间的沉寂,改革开放的抢救保护期。清末环县的皮影艺人解长春(1841-1915),对陇东道情的艺术改革曾有过突出贡献。他和弟子们不懈努力,使环县道情戏的影人(件)设计制作及剧本创作、表演程式得到全面改革与发展。道情皮影在甘肃流传大约有二百年的历史。 环县道情皮影于上世纪50年代曾三次进京演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称赞,并通过“道情皮影”发展为“陇剧”;1987年出访意大利,2002年被中国民俗学会命名为“中国皮影之乡”,并成功举办了“皮影艺术节”,赴北京、广州、兰州等地进行交流,并于2003年10月被文化部确定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首批10个试点之一。2011年包括环县道情皮影戏在内的“中国皮影戏”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点击进入)

庆阳皮影艺术在长期传承演出过程中,出现了许多杰出的艺术家,如解长春、敬乃梁、敬廷玺、史呈林、高清旺等,他们孜孜以求的学艺生涯,精湛娴熟的表演技艺、雕刻技艺广传于群众之中。同时由于各自所处南北东西地域的差别,风俗习惯的各异,师承关系的不同,使得他们在音乐、唱腔、挑线表演、皮影雕刻诸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了各自独特的演唱、表演或雕刻技巧和风格。且在他们的影响下,形成不同的或大或小的艺术流派。

(点击进入)

庆阳皮影造型古朴浑厚,俊俏大方,镂空雕刻,其雕刻方式与陇东剪纸艺术一脉相承。皮影人物的造型头大身小,身段上窄下宽,手臂过膝。造型设计男女有别,相貌各异。男多头大脸方,额宽鼻丰,形体高大,无突出之胸肌,给人以魁梧伟岸之感;女则多头圆脸窄,鼻小口尖,形体纤细,无隆起之胸乳,给人以娇弱清秀之感。文人绅士类多长袍短褂,蚕眉凤眼,显得风度翩翩,文质彬彬,赤诚潇洒;武将骁汉戎装束紧,豹头环眼,燕额虎须,显得英姿飒爽,威武刚直,气宇轩昂。

(点击进入)

庆阳皮影选用优质牛皮制作。巧妙地继承了以“镂空”为主的剪纸手法,先用铁笔将样稿刻画在处理好的牛皮上,然后用各种雕刻工具或刻或凿。刻凿时先繁后简,先内后外,舒展处,刀拉长线,一气呵成,线条流畅挺劲,一波三折,酷似中国画的工笔白描,皮影的着色,以黑、红、黄、绿为主,热冷色对比强烈,投影在亮幕上的皮影颜色纯正绚丽,层次分明。皮影着色后,还要过好最后一关----出水。所谓“出水”,即熨平,皮影出水后刷上清胶或清漆,用以保色,然后装上操作环杆(通常有三根,分别装在胸部和手上),便可以在亮幕上表演了。

(点击进入)

后台由四、五个人员组成乐队伴奏人员,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司鼓”、“二手”、“二胡”、“四弦”、“三吹”几个行当合伙操作十几种乐器,承担着唱腔、曲牌锣鼓的伴奏、演奏任务,由于人手少,每人都要兼操几件乐器。有的艺人吹、拉、打样样在行,俗称“转一围”艺人。

(点击进入)

当您穿越在庆阳皮影艺术的长廊之中,展现在您面前的皮影作品绝大部分都是我馆珍藏的明清、民国和建国初期的精品力作,当您领略她的质朴、生动和原生态给您带来的艺术享受的时候,不仅会赞叹她悠久的历史、鲜明的特征、艰难的传承和独特的艺术形式,还为她的生存、发展和未来深深地思考……

(点击进入)